翻頁   夜間
二月天小說網 > 正道潛龍 > 第一八三四章 熱心老張的不安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說網] http://www.2a11.cc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廣Z,某五星級酒店包房內,遮光窗簾被拉的嚴密,屋內一絲光亮都沒有,駱嘉鴻躺在床上,渾身泛著刺鼻的酒氣和餿味。他電話一直關機,在這里已經住了三四天了,除了每天讓餐廳送酒和菜以外,也不與人交談,更不出門走動,每天就是喝酒,睡覺。

    他知道這是懦弱無能的表現,可他就是不敢將電話開機,直接面對越N失敗后的一系列問題。

    舅舅沒了,他不知道該怎么給家里人一個交代。

    包文鐸走了,他失去了亦師亦友的朋友。

    廖家趁此機會展開報復,公司親近他的高層,被抓的被抓,跑路的跑路,被清理的被清理,很多人都在等他拿主意,可他卻腦中沒有一點思路和辦法。

    這幾天駱嘉鴻一直在想,其實他還不如就死在湄公河沿岸呢,人沒了,所有成功和失敗就都被帶走了,可人活著,卻要承擔著繁重的責任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駱嘉鴻呆愣愣的看著天花板,伸手去夠床頭柜上的酒瓶子,卻發現瓶子空了,酒也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內M。

    沈燼南坐在辦公室內,拿著電話撥通了孫蕓熙的號碼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哎呦,大美女,忙啥呢?”沈燼南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個劇本呀,你忙啥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沒什么忙的,在想你。”沈燼南輕聲回應道。

    孫蕓熙翻了翻白眼:“……哥,你真肉麻。”

    “別叫哥,我歲數大了,有點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事兒沒事兒啊?”孫蕓熙一周內不知道要遭受到沈燼南多少次的暗示和騷擾,目前已經練出抗體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沈燼南一笑,輕聲問道:“我去一下香G看看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來唄。”孫蕓熙大大方方的回應道:“咱們找個對方喝點酒,我們義結金蘭呀!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沈燼南齜牙回應道:“我今天晚上就飛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來啊?”孫蕓熙本以為沈燼南是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沈燼南點頭應道:“順便過去跟你哥聊聊,他總管我要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那你來了通電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這樣!”

    二人聊到這里,結束通話。

    沈燼南坐在辦公桌內,臉上沒有了跟孫蕓熙扯淡的輕松神色,而是沉默半晌喊道:“小張。”

    門開,一個瘦弱的青年邁步走了進來:“沈總!”

    “征召呢?我讓你給他打電話,你打了嗎?”沈燼南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張楞了一下應道:“打了,他在香G呢,說過去處理一些事情,先不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沈燼南點頭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幫我訂一張去香G的機票。”沈燼南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酒店用訂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,香G那邊會有人安排的。”沈燼南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,沈總。”小張點頭后離開辦公室。

    沈燼南坐在椅子上點了根煙,眨眼嘀咕了一句:“……還真去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香G,某街道上。

    征召皺眉沖張永佐說道:“我在這邊沒身份,你非得讓我來,一旦查出來很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。”張永佐笑著應道:“孫衍在這邊正經算有頭有臉的人物呢,沒那么多麻煩事兒。”

    征召插手看著窗外說道:“這么急找我來干啥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張永佐嘆息一聲:“說實話,我有點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安什么?”征召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張永佐松了松領口,臉色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“有話說,別吞吞吐吐的。”征召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聽說,家里有人嚷嚷說公司內部出問題了?”張永佐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征召沉默半晌:“你聽誰說的?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聽誰說的嗎?”張永佐無語的回應道:“你應該問問現在誰不知道這事兒啊?”

    “是有一些消息提前走漏了。”征召思考一下應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安就不安在這兒。”張永佐補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征召一愣,雙眼盯著張永佐問道:“你心里沒鬼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哥啊,心里有鬼我就不怕了。”張永佐立馬接了一句:“我的情況你還不清楚嗎?”

    征召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陸濤回國辦事兒之前,第一時間拿掉了我在峴G的位置,讓我來香G幫忙,我照做了吧?”張永佐小聲說道:“我剛來到這邊,公司里一些跟我走的還算近的高層,又立馬被陸濤拿下去了,我說什么了嗎?我又照做了吧?”

    征召皺著眉頭,沒有接話。

    “陸濤有這個權力嗎?隨意調動我?”張永佐表情很焦躁的說道:“這是誰的意思,不言而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征召低聲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這里沒有外人,咱倆說話不用有啥顧慮。”張永佐搖頭說道:“我一直很難融入這個圈子,不被信任,這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征召沉吟半晌應道:“小佐,這自己拉的屎,可沒有自己吃回去的道理。當初選擇入伙是你自己決定的,現在能不能融入進去,你都得受著……錢,股份都不缺你的,你干好自己的事兒,拿好自己的紅利,這就可以了,上面怎么安排,你就怎么做唄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在點上,而且我也是這樣想的。”張永佐贊同的回應道:“可有的時候,我的退步,并不能解決問題啊。實話跟你說了吧,我怕內部有問題的這個人,最后會莫名其妙的落在我腦袋上,陸濤一直看不上我,他跟小澤的關系又比我近……現在這個人遲遲沒有被揪出來,你說我心里能安嗎?”

    征召聽到這里,已經明白了張永佐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老老實實的沒問題,可我怕問題找到我啊。”張永佐面色很忐忑的說道:“……說實話,我都不知道陸濤為什么這么針對我,并且我怎么退讓都沒用……你明白嗎?”

    征召想了半天說道:“我還是那句話,你把自己的家業都給了沈天澤,他讓你后半生過的好一點也是應該的……但前提是你自己要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哥!!我說句難聽的,陸濤這么多年都掐著我脖子,我想不本分都難啊。”張永佐語氣無奈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頭我找小澤說說。”征召點頭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永佐笑著說道:“去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天晚上。

    周?V龍正急迫的準備找大哥談周?V賓的事兒時,后者卻主動給他打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三,我正在往回走!”周?V賓的聲音在電話內響起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app 澄城县| 上栗县| 平乐县| 麻栗坡县| 莒南县| 清涧县| 海林市| 宜丰县| 手机| 澎湖县| 如皋市| 扶绥县| 阳江市| 崇义县| 克东县| 房产| 新干县| 句容市| 大余县| 安宁市| 九江县| 贺州市| 丹凤县| 太康县| 河池市| 镇宁| 桃园县| 扶余县| 玉树县| 长岭县| 阿城市| 湛江市| 温宿县| 慈溪市| 兴国县| 中西区| 徐水县| 云浮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