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二月天小說網 > 蹭出個綜藝男神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歌照唱,舞照跳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說網] http://www.2a11.cc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藝人嘛,哪有真的可以過足七天年假的,才是開玩笑。

    有的話,要么就是紅到一定位置了,可以自主安排生活。要么就是沒工作沒行程,在家摳腳。

    你比如影帝啊,歌后啊,什么布拉布拉的啊。功成名就,人家就可以挑工作。覺得差不多了可以休息,就不用做。不需要受限制。

    韓勠和黎若白呢,韓勠可以。倒不是因為功成名就,而是本來的確沒什么限制,但也是有限度的。比如答應的綜藝,還是要拍的。黎若白更不用說了,她哪有不受限制的時候,這也就是韓勠在后面給她撐著,能任性一下。

    說好初七初八回應,只是針對網友。他們自己的工作,還是要開始提前了。大概也就第三天,就去工作。去鵝廠報道。因為兩個節目都是鵝廠的。

    定下來的就是《我和我的經紀人》。韓勠提議的節目,那個節目,小范圍公共一下經紀公司以及藝人怎么工作,這樣很合適。不用全給觀眾看,又小部分公開,滿足了公眾。

    而關于錄音的事,還在持續發酵。

    比如喬力乾的聲明給出去之后,第一季的總導演陳俊毅也公開表示,喬力乾說的確有其事。那么網絡上肯定又開始一邊倒的去討伐發放錄音的羅銳方面,還有一些帶節奏的黑粉水軍,雖然他們暫時已經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這是必然的,第一沒實錘的情況下,肯定大家站韓勠。腦子有病才會去對一個靠揭露曝光藝人丑聞的狗仔有傾向感。如果他是為了揭露藝人丑惡面目給公眾警醒,或許還是一個值得人尊敬的人。實際上他只是靠這個吃飯而已。

    那沒比那些有丑聞的被揭露的明星高尚到哪去,甚至也許更可恥而已。有什么值得去敬仰的?

    更何況這個錄音,暴露出來的問題,不但韓勠真的沒什么事。你把錄音當證據就要相信錄音的話是真的。那么錄音里韓勠從始至終沒提過任何一個女藝人的名字,而且還感受到他是真的對這個電話以及打電話的人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電話錄音里的另一個人也承認自己是贊賞韓勠裝失憶的。

    所以從始至終你又沒說你是包千語的助理,韓勠也表達自己不認識你,你憑什么拿這個當實錘?最重要的是,本來韓勠沒靠這個贏得觀眾對他能力的信任,你這個錄音一發出來,反而讓喬力乾以及陳俊毅都公開發聲講述了韓勠自己沒講過的秘辛,讓他更受喜愛。

    還是那句話,打鐵還需自身硬。如果韓勠在第五季以及之后的綜藝表現很一般,那么喬力乾和陳俊毅的發聲,就可能是給韓勠洗白硬捧。但韓勠的能力和決心對綜藝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情況下,他們的發聲只是錦上添花的說明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其實不完全解決了問題。只能說解決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韓勠在錄音上不但沒嫌疑證明他劈腿包千語,反而獲得好處。可是相反,包千語這邊,就要去應對。因為如今網絡發達的情況下,對面也是刻意曝光沒隱瞞。那么這個所謂的錄音另一個人,就的確是包千語前任助理的身份,是坐實的。

    韓勠可以說不懂為什么包千語助理給他打電話,甚至都不知道那是包千語助理。你包千語也說不知道的話,一個助理私下為自己的事找韓勠?這說不過去吧?助理不是為了明星藝人去處理問題,她和韓勠幾乎素不相識,有需要去解決和你包千語卻不相關的事嗎?

    這個包千語方面,就必須要給回應了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要怎么說?”

    韓勠和黎若白,飛回滬上的路上,詢問王智。

    此刻還是過年,不過韓勠黎若白要開始錄節目了。鵝廠的人已經在韓勠所在公司等待,要一起談事。包括我和我的經紀人,以及創造營第二季。

    下飛機,知道王智在家過年呢。不用回來,但是電話要打。因為如今王智是包千語經紀公司的ceo了,這就是他負責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和包千語的團隊負責人溝通過。然后我們一起商量對策,就是說,先否認。然后不多說。”

    韓勠恩了一聲:“你確定否認的話,對方不會開撕吧?就是找到什么的確是包千語找人給我資源的證據?”

    “應該……”

    王智想了想:“對了,你很謹慎啊。哪怕當時你不確定也沒想到對方會錄音,然后你卻好像一直就是不知道對方是誰,被逼無奈才接受資源的。”

    韓勠笑:“因為我當時是真不知道啊。而且對方也好像以為我是故意的,就配合我,也不提名字,當做我不認識她。實際上我也不認識,因為這個助理是包千語后來和王彬后的助理。我倆那時候都分手兩年了是吧。況且即便之前,我倆就都謹慎。你想,陳姐都不知道我的事,她跟了我五年了。她的助理也未必就知道。也是后來可能包姐和她說過,只是我沒見過。”

    王智開口:“那就沒事了。我們暫時不想包千語回應太多,第一說多錯多,第二,王彬還沒下場呢。我們要從這個角度去回應。現在說太多反而讓公眾認為,是有問題的。”

    韓勠開口:“隨你們,反正你們自己想好對策。”

    王智一頓,偷偷開口:“王彬已經聯系我了,具體要我做什么不知道。而且我小姨說,已經幫他聯系到乘風天下的股東。”

    韓勠想了想:“隨他。只是希望到時候,你們倒戈的樣子,不會讓他太過失落。”

    王智笑著,隨即開口:“對了要去公司談工作?需要我去嗎?”

    韓勠開口:“有值班的吧?串休的那種,能開門就行,只是談應該,具體開拍還是要在年假結束之后。”

    王智示意:“那有,你等我打電話吩咐。只是看應該沒什么的。討論架機器和拍攝場景吧?”

    韓勠答應一聲,又說了幾句,就掛斷了。

    小盧來接他的,這個年是在滬上過。韓勠給他買了房子,林娜把父母接來在滬上過年,一個用意是讓家人看看小盧,這一關肯定的。去年不就是小盧陪韓勠去見家長嗎?只是韓勠和小盧兄弟倆都沒什么家人,所以對方見自己這邊家長就不用了。

    還有一層用意是,小盧必須展現一下,可以養活林娜的能力啊。

    這個養活不是父母養子女的那種養,其實韓勠覺得女方談條件的時候,需要男方有房有車,不能說過分吧。雖然如今怕老婆的男人越來越多,可畢竟這依然是個男權社會。男人養家,多少還是天經地義的。至于結婚后,老婆家境如何,老婆自己是不是還上班,老婆賺的是不是和老公一樣多。

    真正相愛的夫妻倆,女人一定也會付出很多,為這個家。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養,至少你得體現出誠意來。人家女兒養大,嫁給你,裸婚啊?沒車就算了,房也沒有,就有點過了。

    不過看小盧的笑容,是很滿意的。人嘛,不能說現實。父母看女兒男朋友,和女兒自己看她男朋友,還是不同的。女兒看男朋友講究兩人是不是性格合適互相相愛,父母沒有這層考慮,看的就客觀多了。結婚后生活經濟能不能穩定,有沒有房子可以安家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送韓勠和黎若白到擎天娛樂的時候,韓勠讓他先回去。畢竟此刻也已經下午了,談完也晚上,不一定需要他。兩人滬上也有房子了,自己開車回去就行。

    只是小盧走之前,示意韓勠:“他們也想見見家長,我這邊,就你了。”

    韓勠一愣,點頭笑著:“行。你晚上接我,我和你黎姐給你撐場面。”

    黎若白走到前面沒聽到,回頭好奇:“去哪撐什么?”

    小盧說了一下,黎若白笑:“好,我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小盧道謝走,和韓勠不用,但是和黎若白還是用的。

    韓勠進去,已經有人開門。進電梯攬著她:“你是他嫂子,肯定要去的是吧?你現在也很有代入感了。”

    黎若白大眼睛看著他:“代入感?所以我是在扮演嫂子的角色,真實的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韓勠嘆息抬起手:“你別怪我越來越喜歡動手,你得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是吧?越來越欠揍呢?”

    “你放下~”

    黎若白打他,拽著手:“你倒是沒變,一直那么氣人。”

    電梯打開,自己公司人就迎接了。

    韓勠示意一個年輕不到三十歲的職員:“串休嗎?”

    職員笑:“三倍工資。今天沒回去過年。”

    韓勠皺眉:“別鬧。我公司可不能這樣。”

    職員搖頭:“沒有。以前都回家過年,今年就接過來了,雖然租的房子,不過也算帶他們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韓勠點頭拍拍他肩膀:“孝順。去哪玩,公司給報銷。”

    對方笑著道謝:“謝謝老板……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黎若白抿嘴笑,韓勠驚愕拿出錢包:“哎你這聲老板娘叫的,我不給你兩千三千的,我都覺得特別難受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對方笑得不行,趕忙后退哪能真要。韓勠追著要給,對方已經跑掉了,美其名曰去接人。

    韓勠收起錢包回頭看著黎若白:“老板娘……聽得人心癢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嘁~”

    黎若白撇嘴朝前走,韓勠追過去攬著腰:“若若你是不是聽得也心花怒放?特別開心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黎若白報之以敷衍的笑,韓勠要發脾氣的時候,員工已經把人帶來了。也算準時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彩名堂腾讯分分彩app 平阴县| 普格县| 什邡市| 大化| 河源市| 霍邱县| 化隆| 敦化市| 安化县| 盐山县| 哈尔滨市| 瑞丽市| 永嘉县| 盘山县| 会东县| 汽车| 突泉县| 友谊县| 二连浩特市| 通河县| 英山县| 山西省| 镇远县| 怀远县| 辽阳市| 漳州市| 集贤县| 德惠市| 盐池县| 沁阳市| 达日县| 溆浦县| 尉犁县| 晋城| 亳州市| 义乌市| 仁布县| 二连浩特市|